臣闻之胡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今朝缘 > 正文内容

猛虎白月亮(三)_3000字

来源:臣闻之胡网   时间: 2020-09-08

  三.大自然的生存法则离开雪林后,白月亮飞奔而去,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她既害怕人类,也害怕那呼啸而来的子弹。

  这天清早,白月亮怀着丧母的心情,昏昏沉沉走在通往一个她不知道的生存圣地。

  她已经走访了好多个地方了,已经走出五里多远了。深夜的时候,她东一脚西一脚胡乱的前行着。她只有走走走,找到一个真正能容下它的立足之地。

  忽然,她闻到了一股充满血腥味儿的空气。她不住的浑身颤栗,啊!多么美妙的空气,充满希望的空气!她只在两天之前,莎娜千里迢迢带她去山坡上练习捕猎。白月亮追蝴蝶,开小差,莎娜只咬翻了一头刚刚出生的小野猪。虽然大部分肉已经给了白月亮,但白月亮还处于生长发育期,一头细皮嫩肉的小乳猪,活杀活吃,味道不亚于人类的烤乳猪。食物好吃是好吃了,现在消化完了,再加上白月亮在生长期,食量差不多赶上成年老虎了,早就饥肠辘辘了。

  白月亮顺着血腥味儿找去,果然没错,一只肥肥胖胖的,目测大概有十来斤的兔子在雪山林中已经被开膛破肚,一股令食肉动物无法抗拒的想围在空气中弥漫开了。只不过,山兔子上还趴着一只浑身暗黄,身上有淡淡的灰色的圆圈的老年雄性云豹,先姑且称它为灰圆圈。白月亮见过云豹,是一次,莎娜在离她们家不远的已冻成冰的小溪附近,从一对山豹夫妇与两只已经成年的缺乏经验的小云豹口中抢来,再准确些说是偷来半只羚羊腿充饥呢!那真是万不得已,一只老虎再厉害,可如何能对抗四只云豹呢?那是莎娜运气好,爆发力强,一下子把它们甩出去好远。云豹大概也饿了,就回去吃剩下的羚羊了。莎娜侥幸逃脱。

  好丑啊,这是什么东西?白月亮不禁这样想。不错,灰圆圈已步入暮年,一只眼睛没有了眼珠,布满了一层白灰。黄色的移目糊布满了眼角周围。口齿还不太锋利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撕扯下一块肉来。灰圆圈已经在通往阎王殿的路上徘徊了。这只兔子还是他用恐吓办法从一只初出茅庐的年轻小老虎口中抢来的。虎口夺食,多危险啊!哼,瞧,八成,这只小老虎也是来抢食吃的吧?这只小老虎,牙口才不过一岁半吧?这时候,她应该还在母兽身边呢!算了算了,管她呢,我肚子还饿着呢!灰圆圈不禁这样想,把兔子搂得更紧了。

  这老东西,都快死了,见到老虎,不但没有逃跑,连震惊的表情都没有癫痫病医院最正规,难道我是纸糊的吗?白月亮想。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就正面强攻好了,刚好练练爪子。白月亮越走越近,脸上露出一股窃喜的表情。那灰圆圈也站起来,摆出一副势不可挡,誓死捍卫尊严的表情。

  好吧。白月亮是猫科动物,那就用最纯粹的猫科动物狩猎方法。白月亮眼睛眯成一条缝,呲牙咧嘴做恐吓状,想以此吓退灰圆圈。这是上上策。

  她看见,灰圆圈眼里晶莹一片,想向后挪动,但两脚就想灌了铅,挪也挪不动。灰圆圈他自己也饿得眼睛发绿,要是放弃这只兔子,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暴毙荒野。中国有句俗话:好死不如赖活。他要活着,他就是要与兔子共存亡!

  白月亮看见,灰圆圈的眼神又变的坚贞不渝了。好吧,白月亮磨磨牙齿,带着丧母的心情,带着一贯的宠爱,带着还不娴熟的分析度,不知道这是凶多吉少的战争,用极快的速度扑了上去。

  灰圆圈总算老练一点,也已逐渐衰老,虽然威风大打折扣,牙齿随着年纪的推移,变得泛黄,衰老。

  白月亮还是第一次遭受到这种你死我活的恶架,但似乎老虎天生习惯流血受伤,白月亮属于早熟形老虎,又被养的肥肥胖胖,对肉自然融生了一种好感,刺激得口水直往外冒,体力也占上风,只不过战斗技巧偏弱。

  白月亮还小,不懂如何置对方于死地,一个劲的往灰圆圈臀部上咬。虽然臀部是整个身体中最无关紧要的,但面对白月亮尖利牙齿的连续扑击,灰圆圈可倒大霉了,遇上一只专爱咬屁股的老虎。

  白月亮整个扑到了灰圆圈身上,小老虎的重量压的已经步入暮年的灰圆圈透不过气来,灰圆圈受不了,原来想咬白月亮的脖颈,现在也要放弃了,白月亮整个在他身上,嘴触及不到致命位置。他又颠簸颠簸,想震得白月亮头昏脑涨,最好还能摔下来,摔个半死!不知怎么搞的,白月亮这样一颠簸,反而咬的更紧了。

  灰圆圈整个打起滚来。这是一个特别毒辣的办法,既然你不想下来,那就和我一起受折磨。没过多久,白月亮就头昏脑涨,肚子里犹如翻江倒海,恶心的直想吐,可一松嘴,就前功尽弃了。她犹豫着,灰圆圈又加快了速度翻滚。算了,不管啦!兔子急了还要反咬一口呢!这真应了一句成语:急中生智。白月亮紧急中咬住灰圆圈尾巴,拼命向后拉,灰圆圈也拼命向挤,山林中展开了一场别样的拔河赛···北京哪个癫痫病医院好啊···

  ”嗞······嗷!”灰圆圈的豹尾被硬生生的齐根拔了下来。活拔豹尾,滋味绝对不亚于人类刑法中的坐老虎凳,灌辣椒水了。

  果不其然,灰圆圈看看自己一点不剩的屁股,又看看白月亮,怔怔的望着她。突然,就像一名生命垂危的病人被注入了强心针,平地惊雷的一跃而起,白月亮见势不妙,转头就跑。

  不知怎么搞的,老天这时偏偏下起了小雨,湿滑的地不宜奔跑,白月亮只好放慢速度。慢慢的,灰圆圈几乎碰到了白月亮,那股口中喷吐出的热气快熏着白月亮的屁股了。她不敢回头看,灰圆圈的脸一定也狰狞恐怖。

  白月亮加快了速度,不料脚底一滑,整个身子朝前扑去。完蛋了,兔肉没吃着,反而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给赔进去了呀!白月亮紧闭双眼,等待着死神的来临。1秒,2秒······白月亮在心中默数,自己马上就会轻飘飘了。白月亮将头埋进臂弯,觉着有些不对劲,平时远近闻名的雪山霸主怎么会在关键时刻动善念呢?

  白月亮站起来,雪豹不见了,她很疑惑,慢吞吞的朝前走去。

  嘶嘶。她倒吸一口凉气。在白月亮原来位置上再朝前走一步远,便看见深不见底的悬崖。白月亮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样的画面:

  ——灰圆圈尾巴被咬断了,尾尖滴滴答答流着血,他凶神恶煞追上来那模样,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生吞了,以报丧尾之仇。

  ——当他张牙舞爪跑上来时,爪尖触及白月亮的屁股了,只见白月亮又轻轻一跳,灵巧的躲开了他攻击。灰圆圈恼怒成羞,却无能为力。

  ——当下起小雨时,灰圆圈露出了一丝奸笑。白月亮爪子还很幼稚,比起他来,还是有点差距的。这里泥土硬邦邦的,稍不留神,就会滑倒。他的爪子却能紧紧抠住地面。

  ——果然,白月亮放慢了速度,灰圆圈趁机而上,却没想到白月亮往地上一扑,灰圆圈却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悬崖,成了孤魂野鬼。

  好危险呐!要是自己在向前一步,死的就不是灰圆圈啦!自己早就去阎王爷那儿报道了,成了奈何桥下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虎鬼了

  这时,白月亮才如梦初醒,自己肚子还瘪着呢,被灰圆圈的血液刺激的,兴奋的忘掉了自己还饿着呢。那几口血浆,连塞牙缝都不够,再...口吐白沫,眼睛往上翻,这是不是患上癫痫病了?加上浪费了那么多的体力,哎。

  哎呀,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咱们就不会挨饿了。

  白月亮这样胡乱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兔子被开膛破腹的那个地方。咦?她记得这里明明是兔子被灰圆圈一路拖回来的地方呀,莫非是自己记错了。白月亮东嗅嗅西嗅嗅,对呀,没错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新鲜血液的味道。

  答案只有一个,看看地上,兔子的血迹,一路向东拖去,无疑是被其他食肉动物给抢走了。

  她恼羞成怒,顺着血迹一路追去。是谁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敢在老虎的眼皮子底下偷东西,真不知好歹!等我抓到他,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白月亮呼哧呼哧吐着热气,在心里不停的咒骂着。血迹越来越稀少,越来越稀薄,一看就知道在乍暖还寒的早春,热乎热乎的的血浆,早就被冷空气给收去了,多可惜呀!啧啧!

  血迹到头了,白月亮看见一对雪狐夫妇吃力地拖着十来斤重的兔子,仿佛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眼珠子瞪溜圆,一看就知道,在冰天雪地中,他们已经饿的瘦骨嶙峋了,再不吃东西,恐怕马上就会变成冰天雪地里的两只冻的邦邦硬的冰冻瘦肉了。

  好大的胆子!敢抢我的食物!白月亮发狠的在心里说,又不敢扑上去,自己已经很饿了,再被灰圆圈一弄,对自己的体力更无疑是火上浇油,雪上加霜。那两只雪狐也跟她差不多,但毕竟寡不敌众,弄不好,自己也被为他们两个吃掉哩!

  智取也不行,豺来的时候,黑天鹅妈妈会装作受伤的样子,将豺引开,豺一定会去捉相对于容易捕捉的母黑天鹅。当豺逼近时,母黑天鹅又会临空飞起,当豺又气急败坏去捉小天鹅时,小天鹅已经安安全全撤离了。但这种招式对老虎来说无疑是在对牛弹琴,一知半解,加上雪狐的智慧远远高于老虎,恐怕会弄巧成拙,雪狐会把兔子吃掉,恐怕吃东西的速度会更快的。怎么办才好呢?

  管不了这么多了,白月亮整个一跃而起,稳稳的降落在雪狐夫妇的面前。雪狐目瞪口呆,甚至忘了啸叫,怔怔的站在白月亮面前,吼叫声传到喉咙,却像泡沫似的,堵在唇齿之间,呆呆的望着她。她才不管这么多呢,像个小强盗,硬生生的将兔子拖了去。这时,雪狐夫妇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嚎叫一声朝前跑去,叼起兔子的后半身,忽然,白月亮又看见与灰圆圈拔河的那种迷迷糊糊的场面,又看见万丈深的悬患上了羊角风应该要怎么治疗呢?崖。不由自主的将含在嘴里的雪兔吐了出来。这刚好给了雪狐可趁之机。雄雪狐站在雌雪狐背后,掩护雌雪狐吃雪兔。

  糟糕!白月亮想。都怪自己,分神了,到手的美食又跑了。想到这儿,白月亮又有了好办法。她忽地一钻,钻进灌木丛去。白月亮看见,雄雪狐疑神疑鬼的看看灌木丛,再看看自己空瘪瘪的肚子,放松了紧惕。太好了!白月亮不禁在心里暗暗赞叹道。

  忽然,一对半大的雏鸟从树梢上掉了下来,雄雪狐惊叫一声,恍恍惚惚踏着醉步迎了上去,将雏鸟拖回来,准备与雌雪狐一同分享。不行!白月亮跳了起来,差点忘了,雄雪狐刚刚赶到,正好面对灌木丛,这一跳,惊动了雄雪狐。最妥当的办法,是等雄雪狐准备进食时,在精神最松懈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快,将以被雌雪狐吞食了一半的兔子给抢回来。

  雄雪狐吃了一惊,跳起来张牙舞爪毗牙咧嘴做恐吓状。雌雪狐风卷残云一抹嘴,半只兔子一扫而空。雪狐果然是连人类都嫉妒的高智商动物,雌雪狐连一星半点的肉末都添净了,还没吃饱,但,雌雪狐不是与雄雪狐将雏鸟夺回窝里,而是用躯体掩护雄雪狐进食,以防白月亮突然进攻。

  偷袭计划流产,白月亮被饥饿驱使的不顾一切扑上去。雌雪狐可不是吃素的,也有强劲的颚,浑身颤抖的肌肉。那一刻,白月亮动摇了,为了一只小小的雏鸟,真的要赌上自己的生命吗?白月亮及时的跳开了,装作有食物发现的样子,扑到一块花岩岗上,又啃又咬。过了一阵之后,才离开,一边走还一边发出惋惜的嘶吼。这无疑是放弃的前奏了,可雌雪狐仍是一动不动地矗立着。雏鸟临死前的尖叫,雄雪狐将雏鸟咕咚咕咚吞进肚中的声音,为白月亮更是多添上了一层惋惜。

  下次一定行!白月亮想。这时,她踩到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这是什么啊?白月亮低下头,仔细的嗅了嗅。啊!白月亮几乎跳了起来。这是一具已经腐烂的不成形状的野猪尸体,大约死了一个多月了,身上爬出了一条条蛆虫

三年级:金烨琳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stkxd.com  臣闻之胡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