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闻之胡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艾蒿糕 > 正文内容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吗_散文

来源:臣闻之胡网   时间: 2020-10-16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一

  在出超市二楼的门口,有一对七八十岁的老人,老头虽然干瘦,仍精神矍铄,老太却有点老年肥,穿着都很朴素,两人一前一后,没有多少言语交集。

  可在下电梯时,老头伸手十分敏捷,他一手扶着电梯扶手,等老太颤巍巍过来,他另一只手陡然用力攥住老太,还一边大声呵斥老太,让她把另一只手扶到电梯扶手上。

  这一切动作做的自然流畅,一气呵成。老头看老太把一只手放到扶手上后,松开他攥紧她的另一个手,老太双手扶着电梯扶手,双目含情,心无旁骛一脸幸福仰望着老头“嘿嘿”傻笑。老头却不好意思左顾右盼众人脸色,然后佯装不理会老太喋喋不休的询问。

  电梯上众人目光皆齐刷刷侧目注视着这对老年夫妇。站在一旁有一对年轻情侣,女孩满脸艳羡对男孩说:“你若老了,能这样对我就好了。”男孩赶忙赌咒发誓说:“能,肯定能,不然,老天会收了我。”女孩向男孩翻着白眼。

  所有的看客都沉浸在自己想象的黄昏美景里。每个沉浸在爱情中的或渴望爱情的青年男女都以为这就是岁月练就的最纯真、最朴实、最平凡、最感人的爱情故事。

  在众人感叹美妙的爱情就藏于老年人平凡的牵手细节里……

  我却一直在观察这对老年夫妇。快下电梯时,老头仍眼疾手快重新用力去抓紧老太的手,几乎是把她拖出了电梯。

  我正感触这伟大的爱情果真藏于细节间,却发现老头正悄悄把老太的手放下,还不时左右瞄瞄身边几个年轻漂亮女孩的脸色。老太全然不觉,仍凑到老头跟前叽叽喳喳快乐地说个不停,老头却一脸尴尬,很高傲不想理她的样子,用眼角余光随意又快速扫了一眼那些年轻女孩的脸色,似乎他很在乎自已在女孩们面前的形象。

  我真想大笑。确实,真爱是藏于细节间的。可在这细节里我看到的不是渲染臆想的爱情,而是一对几十年风雨相伴的老年人黄昏时的相互扶持与相互依赖。

  也许,在他们年青时是有过爱情的,可今日白发皑皑的他们,我从老头的眼神里只看到是人到黄昏的牵手与习惯。

  二

  小A在公司工作时勤劳、肯干、严谨、负责,且又是个受得住委屈不喜欢兴风作浪的角儿,上司相当器重她,一般来了新人,都喜欢往小A身边放,让她带带新人。

  大学刚毕业,高大英俊的小B,上班的第西安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一天老板就把他带到小A面前,说实话,彼此第一眼都没有多少好感,小A觉得这男孩就是个绣花枕头,小B怀疑这女孩这么矮小还有能力带好我?但对事不对人,双方很快就走入工作程序。

  这是小B的第一份工作,对这份工作他还是相当兴奋、激动、充满期待的。怕自己错过一点点的工作细节,而不能尽快适应——他对小A是虔诚地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工作。

  渐渐地两人熟络了,除了工作内的交流,两人也有些题外话了。

  小A觉得小B单纯、善良、对工作没太大野心,和他在一起聊天没有压力很轻松,没有同事间的尔虞我诈,像和自己的兄弟在一起一样温暖、舒心。

  小B很佩服小A小小个儿却精力十足,勤奋,干练、上进,又是他工作上的师傅,各自又都有男女朋友,不存在产生爱情的关系,纯粹是一个好同事,一个似友非友的相互倾诉对像而已。

  可别人眼里却不一样,两人年龄相仿,又都正当恋爱之年纪,且男未娶女未嫁。小B工作已经很熟悉了,却还是整日跟在小A身边屁颠屁颠,两人怎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老是腻歪在一起:有那么多工作要搭挡完成?有那么多话题说不完吗?偶尔下了班碰到一起还去唱个歌,这两个人一定有猫腻,这小A对别的男同事都不怎么爱搭理,怎么和小B有聊不完的话题。没在谈恋爱才怪,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人们总说好多情侣没有一起时,不知何事多说了几句话,多碰了几次面,彼此并没放在心上,可若这时有好事者调侃、撺掇、或传闲话,这两人本来郎无心,妾无意,却听了流言不禁在心里打量起对方来,最后十之七八都有: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这人却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恍然。

  在风起云涌的的流言与调笑里,小A与小B起初也并不在意,反正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又封不住人家的嘴看管不住人家的脑子,想怎么说,想怎么想,管他呢——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逍遥又自在。

  可日日夜夜话里话外夹枪带棍揶揄,戏谑两人的话语多了,用暧昧,猜测眼神注意两人的目光多了。小A心里先发毛起来。

  她在夜里辗转审视两人的关系:确实两人在一起嘀咕说话的时间太长,也确实聊得很快乐。可如果小B一天,二天,不和她在一起聊天,她会夜不能寐吗?她会失魂落泊、烦闷、埋怨吗?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没有。

  和男友虽然没有朝朝暮暮在一起,可是寂寞时,无聊时想起的牵挂的还是男友,甚至在无助时还会对男友生出哀怨、伤感,但对小B却如兄弟如闺蜜——不温不火,温暧如春。但长久下去,在流言的浸淫里,这份感情最近被检查出患上了癫痫病,应该要怎么治疗呢?抵的住流言,又能抵住双方情侣之间的猜忌吗?

  小A首先辞了工,小B听到消息先是惊讶,之后脸上划过一丝落寞再就是恍然之后无奈笑笑,却也没有挽留——他们彼此之间好像无须解释。

  彼此不再在一起工作后,他们有时还会电话联系,一聊还是半个小时,似乎彼此臭味相投,耳熟能详有很多共同话题。

  渐渐不知何时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少,又顾忌到对方情侣的感受,他们不知何时不再联系,从此像两条平行线淹没在各自的红尘里老死不相往来。

  这种陪伴应该是一种寂寞无聊时在这冷漠世间的相互取暧陪伴而不是爱情吧?

  多年后,A是谁,B是谁,不知不觉早已散去,永远相忘于江湖。

  三

  自私的强求爱情陪伴的再长久也不是长情的告白,而是无耻的霸占,而霸占只能带来伤痛与毁灭。

  有个男孩高大、帅气、阳光,他似乎情窦还未开,他在工厂快活地工作,下班和同事打打牌,吃个宵夜,吹吹牛,每天到点倒头便睡,日子每天都过得很快活。

  可有一天,厂里新招进一个女孩。这女孩一看到这男孩就成花痴了——这可是她梦中的情人,无论人品、性情,都合她意。

  她想方设法在男孩工作的场合和男孩相遇,下班时也随时和男孩偶遇。

  男孩还没想过恋爱,即使想过也和眼前的女孩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他很抵触这些遇见。

  可女孩并不在乎,她加紧了追击:工作

#p#副标题#e#

  时、下班时、餐厅、吃宵夜时、晨跑时,男孩到处都能见到她的身影。

  男孩开始很纠结,青春正年少他也有怀春时,可内心里从来没想过要找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女孩,且实际面貌还要比实际年龄老四五岁的女子。

  后来慢慢地在同事们的打趣里,男孩有一种被单恋的虚荣:一个正值青春的大好时光男孩,当别的男孩还在为找女友绞尽脑汁,尽力讨好身边女孩时,有一个女孩自己主动扑上前来对你嘘寒问暖、关爱有加,又有几个男孩不会兴奋自己的魅力呢?——所以人们常说女追男隔层纸嘛!

  男孩肯和自己说话了,旁人更加认为这段恋情水到渠成。女孩干脆频繁出入男孩宿舍,男孩也就似是而非,半推半就接受了这段被爱。

  结局似乎很美好,女孩终于得到了所爱。两人在一年后就跳入了婚姻的围城。

  进入围城,柴米油盐、婆媳关系、女儿降治疗羊癫疯时是不是需要很多费用呢?生,女孩变成了少妇,再看这男人似乎除了英俊潇洒,脾气好点可以容忍自己。似乎能力,本事什么,什么都太是一般。

  女人开始挑剔了:她嫌男人没本事;她隔应婆婆做的饭菜不合她口味;她憎恶男人在她指责公公时不帮她说话,只是软弱的在老婆、父母面前两面讨好,和稀泥。

  女人如此强势,和自已的父母搞不好关系,亲戚上门也甩脸子——一副你家的亲戚我不理,我不管,那是你的事。可是自己能抱怨吗?娶这女人可是自己自愿的,男人有时抱着怀里自已几个月大的女儿天真的笑脸,想着忍着吧!谁让自己当初没能忍住诱惑呢?今日自己再有什么想法岂不是薄情郎。

  可女人不这样想,我是先追你,但你接受了我,而且我们结了婚,生了女儿,以你当初连个女人都不敢追的性格,你若提分手,你不怕千夫所指吗?我就是看不惯你的父母,亲戚,朋友,家庭,我把孩子带走,看你是要女儿,还是要父母。

  女人真把女儿带走跑回娘家不回来了,男人跑去左求右求她就是不肯回家:一,要么分手,但看在女儿份上,把你的积蓄全拿来给我养女儿。二,要么让你父母不出现在我身边。

  男人想现在父母还没要他们养活的时候,父母现在不但养得活自己,有许多事父母还在帮衬着他们,这种时候就和父母鸡犬不闻,自己怎样可以做如此不孝之事。

  但他也怒吼了母亲:“你就不可以和儿媳妇好好相处,容忍、再容忍她,我要是离婚了,我的女儿有多可怜你知道吗?”

  母亲泪水涟涟:“好,为了你们的夫妻关系,为了我的孙女。我不在你们面前出现,但你把小孩给我帮你带好吗?你好好去赚钱,省得女人看不起,憋屈着做男人太可怜了。”

  男人把父母的话转述给女人,也把仅有的二万元钱积蓄转给了女人。女人就愈发认为男人不会让女儿和父母分离。她还要拿捏一下身份,男人去她家找过她两次,可她并不想马上出现。

  男人开始重新审视这段婚姻,他想,他再也不能纠结了,他心如刀绞:只可怜了她的女儿做了这段支离破碎婚姻的陪葬品。这次他果断换了电话,决定和这个女人一刀两断。

  他投入到了另一份工作,命运太捉弄人了,这时他认识了一个让他真正心仪的女孩,他投入到了另一段感情。这时前面的女人反悔了,可他已铁了心要摆脱从前,在他的坚持下,他和前任离了婚。女人为了惩罚他坚决不给他女儿。

  许多年以后,男人和心仪的女人生了三个小孩,赚了两三百万,日子过得幸福美满。前面那个生死要陪伴他的女人他连相貌都记不起了镇痫片军海翳院専供应,只是偶尔他看着自己身边那三个笑得灿烂的孩子,才会想起他还有个流落在他乡不知名的女儿,而有点黯然神伤。

  那个一厢情愿为了爱情不顾一切霸占爱情的女子,不知现在如何?可在她那么自私自利自导自演的爱情故事里,却让一个没有亲生父亲的女孩受伤一生,这样一个只为自己而活的母亲,真让人唾弃她。

  四

  网购了一双鞋子,虽然以经验和直觉选了37码,可不知是厂家的做工问题还是怎样与我平常穿的37码大了许多,虽然鞋子的款式、颜色、式样都是我所喜爱的,看着美不胜收,爱不释手,可穿在脚上实在烙脚,松松垮垮,脚在鞋里前后乱窜,磨擦疼痛,实在恼火,每穿一次必在心里发誓:下次一定弃之如敝履。可到下一次又被它的美丽所吸引,又舍不得扔,心里对它是又痛又恨又不舍的鸡肋般情感,朋友们都打趣我特别喜欢这双鞋子。

  对鞋如此,对人呢?汉光武帝刘秀说:“娶妻当得阴丽华。”后来他果真娶了阴丽华,但国家的动荡又使得这对夫妇三个月后就分离。之后因为政治联姻,他娶了郭圣通,其后郭圣通陪着他南征北战,并生下了儿子。可是他还是记得他的糟糠之妻阴丽华,他一登上皇位,他就不但把阴丽华接来,还想让当时没给他生一儿半女的阴丽华登上皇后之位。但阴丽华却推让了,加之政局的不稳,还有许多地方要仰仗郭圣通的家族,也或许刘秀感激郭圣通乱世中的陪伴,刘秀并没勉强,立了郭圣通为后,。可在刘秀称帝十七年后,却仍因一些琐事,把郭圣通废后,立阴丽华为后,甚至再重立阴丽华之子为太子。那怕郭圣通比阴丽华要年轻漂亮;那怕郭圣通有在帝王困厄之时的长久陪伴之情;那怕郭圣通有诞育帝王子嗣之功劳。刘秀的长情却在分开数载的阴丽华身上延绵。

  朋友要到外省工作,她跑过来问我:“我在外省找了份工作,你说,我该不该去。”

  她偷眼瞄我,我心情复杂,五味杂陈,却故作平静:“工资比这高,这个地方除了我这个朋友,你又没有别个亲戚朋友可依靠,为什么不去?”

  或许,她以为我无情无义不懂珍惜友谊。可我知道在这里我没有能力帮她谋得更好的经济与工作平台,她在这无情的地方又经受过一场精神上的伤害。我怎能挽留?虽然我很舍不得她走,虽然她是我最好的一个朋友,虽然她走后我可能交不到这么好的朋友,虽然她走后我会很落寞,很孤单一段时间,可真正的好朋友之间不是让这个朋友获得更大的幸福才能心生快乐吗?难道是自私的挽留,陪伴?

  我愿意相信不是所有的陪伴都是最长情的告白!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stkxd.com  臣闻之胡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