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闻之胡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蔬菜汤 > 正文内容

虐心故事:又到杨桃成熟时_经典文章

来源:臣闻之胡网   时间: 2020-10-16

  戳上面的“雨青时间”蓝字加关注。

  感谢声音,让我遇见你

  ▼

  用温度传递态度 | 用声音温暖你心

  这个故事写了3天,吃饭睡觉时,脑子里的情节也不断往外乱串。压制着写,完稿时查字数,已远远超过音频的制作限度了,那就安静读文吧。

  一生看似很长,年复一年,树叶黄了又绿,风景看似依旧。猛一回头,早已物是人非,年华不再!我们能从别人的经历里获得处世经验,就是最好的成长了。

  ——雨青

  又到杨桃成熟时

  文:雨青  图:网络

  1、

  城市拓建,纵横交错的柏油大马路将原本散落于田地阡陌间的几个村子连成了一片。

  村子拆迁后,靠近交通要道的一部分村民领了土地补偿款住进了政府的安置房,一部分村民居住的房子不拆,变成有了门牌号数的一栋栋别墅和城中村四合院。

  路拐弯处那栋三层小楼是村民罗二的家。小楼前面,差不多与房顶齐高的两颗杨桃树正绽放着繁密的紫花儿,连弯曲裂皮的树干上,也缀满一簇簇娇艳的紫红色。树底下,铺着锦缎般厚厚一层落英,紫红的花瓣儿,黄白的花蕊儿。

  罗二家领到的征地补偿款是58万,耕地面积一样多的罗大一家,才拿到不足10万。罗大媳妇好长一段酸溜,说父母偏心,祖上也偏心,阴德都罩到好吃懒做的罗二身上了,鼓动罗大让公公婆婆把分到的征地款匀一些给她两个正上中学的孩子。

  钱,罗大也想多得,但听老婆啰嗦多了,很烦,忍不住驳斥自家婆娘:“那福气是人家小凤带来的,跟咱老罗家祖上有啥关系?”

  2、

  罗大说的是实话。罗二和小凤结婚,小凤娘家十分反对。

  小凤做包工头的父亲是当地一建筑大咖,他瞧了一眼面容白净、腰背颀长的罗二,就嫌弃:“腰如蛇行,软弱贪婪之辈,此人不可托付。”

  父亲言之凿凿,小凤却根本听不进。什么年代了,还一派封建迷信?热恋中的她,偷摸着与罗二在外腻了一晚后,哪还管家人一番厉言规劝?撇开害臊,公然住进了罗二家。

  罗二的温柔细致让小凤无比沉醉,远比常年泡在工地上粗手大脚亮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嗓门的父亲和两个兄长更令她对雄性充满好奇。相拥而眠的夜里,罗二以双眼,以温唇,以长臂,以滚烫的胸脯对小凤绵长细腻地占有,令她身体的潮汐一次次激扬澎湃。别说嫁罗二要过穷日子,在那些万物乍开乍谢、方生方死的美妙瞬间,让小凤为罗二去跳崖去跳海,她也是甘愿的。

  一个多月后,彼时罗二家门口的杨桃开始成熟,历来爱吃杨桃的小凤扛张椅子到树下,站上去踮起脚就要扯个枝丫下来摘。

  罗二妈远远看着跑过来,笑吟吟地阻止:“好闺女哟,让妈来,妈摘给你!”

  罗二妈取来一张桌布,让儿子和小凤一人一头牵着,她自个举着个带钩的竹竿,仰头挑选那些个大儿有点泛黄的,对着果蒂儿轻轻一钩,一个酸甜多汁的杨桃就咚的从高处掉下来。长在树梢尾那些太高了的,罗二妈就站到房顶去够。

  罗二和小凤扯着桌布在下面边笑边兜着接,接中了,几个人一起快乐欢呼,家庭一派喜乐祥和的样子。

  小凤端个碟子蘸着辣椒盐嘎巴嘎巴吃杨桃的时候,罗二妈悄悄绕过来,在她耳根轻声说:“闺女呀,老一辈人传的,说有身子的人摘果子,没熟的果儿会长虫子,来年果子也容易卯掉,结不好了。妈看你,像是身子要重了?”

  小凤腾的红了脸,罗二妈遂喜逐颜开。

  罗二妈的通透,村上简直无人能及。论家境论人品,她明白自家儿子罗二配小凤是高攀了,她实在太喜欢这个细皮嫩肉的姑娘,管小凤娘家同不同意,自小凤住过来那天起,张嘴就让小凤喊自己妈妈,生活上尽量给予照顾,很快让小凤有种原本就是这家人的错觉。

  小凤珠胎暗结,娘家对罗二再不满,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婿了。

  孩子出生,是个粉嘟嘟的女娃儿,罗二妈给孩子起了个小名叫朵朵,说来年生个弟弟,就叫果果。

  “朵朵,果果。”小凤默念了几下,想起一个个掉到桌布兜里的杨桃,心里一阵柔软,与罗二妈对视而笑。

  往后几年,每当杨桃成熟,树底就会有罗二和小凤扯一张大桌布来回奔跑的欢笑身影。

  3、

  朵朵咿咿呀呀学说话时,小凤的父亲接了罗二村里几户人建楼房的活儿,拉机械材料到村里那天,罗二妈抱着朵朵过去看,引导着朵朵喊:“外公好,外公抱抱。”

  朵朵奶声奶气的娇憨打开了小凤父亲尘封的记忆,养育小凤的美好场景一幕幕重回脑际。他看着女儿家掩在大树下的房子,再对比周围三四层高的小洋楼,心里很不是滋味。跟两个儿子商量后,决定出资给小凤把房子加高两层。

  罗二家本是打好了楼房基础的平层房子,机械、材料到位,自家工程队做起来相当快。不多久,一栋贴着黄条瓷砖的小楼便矗口吐白沫是怎么回事立在众人眼前。

  村里富裕些的家庭,会在房子周围用红砖加铁栅栏围个宽敞的大院子,父亲要帮忙圈院子的时候,小凤阻止。

  朵朵出生后不肯喝奶粉,小凤只好全职在家带娃。这样一来,单靠罗二在工业园做电子配件的一份薪水,小家庭的日子过得非常紧巴。房子盖好后,小凤打算将一楼的大厅拓宽,做个超市,给村民供应日杂副食。

  “也是,开门做生意,圈个院子,挡财。”小凤父亲见以往娇顽任性的女儿一副当家做主的派头,很是欣慰。

  村里的楼房盖好,小凤父亲刚要把施工队撤走,连下了几天暴雨,一个到村边烂泥塘去玩的小孩失足被淹,大人赶到,捞救起时眼嘴鼻里满是淤泥,料是挣扎很久,早没了气息。为了防止灾难再次发生,村支书动员村民凑钱,请他把这个烂泥淤积的水塘填上。

  他站在塘边估算该拉来多少土方时,一个灵感闪电般从脑中划过:这地方,清理清理,不就一个天然的好鱼塘吗?

  于是,在岳父大人的精明运作下,罗二作为该村的村民,以少得令人不敢相信的价格买下那个烂泥塘,在几个必经泥塘的通道口用石头垒高,装了铁门,防止不懂事的小孩再贸然进入发生不测。

  以往专门滋生蚊子的烂沼泽,经过深挖拓展,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两亩见方的生态养殖塘,养鳝鱼和泥鳅,同时种莲藕。一年下来给罗二家的进账,令不少村民们暗暗羡慕甚至眼红,明里暗里打趣罗二娶了个现代版的卓文君。

  小凤确有卓文君“为爱雪夜私奔”的勇气,娘家虽不能效仿富豪卓王孙,分给女儿家仆百人,钱财百万,并厚备妆奁,让女儿女婿从此过上整天饮酒作赋,鼓琴弹筝的悠闲生活,但也帮罗二和小凤创造了宽敞的居住环境及脱贫致富的大好条件。

  4、

  小凤在罗家的地位随着家庭经济的好转而蒸蒸日上,一家人一起吃饭,她不动筷子,其他人基本上不会先吃一口。

  其实,如果没有后来的变故,罗二和小凤在当地也算是一段风流佳话,不输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可惜罗二没有司马相如的才华,能凭一支生花妙笔开创通达仕途,让岳父如卓王孙那样风光一把,赞叹女儿“慧眼识英才”。生活富足后,他反倒越来越不思上进,结识了一帮酒肉“兄弟”,常常混迹夜场,在笙歌艳舞里流连不归。

  有天罗二满身酒气回来,已是凌晨3点,小凤从他手机上翻到了他在外招妓的内容。

  想到两人当年患难相随,柔情蜜意的种种好处,小凤无比哀怒,却写不出《白头吟》和《诀别书》那样深情冷静的诗作责令罗二幡然醒悟,她内心晴天霹雳闪过,端盆冷水把熟睡的罗二兜头泼醒,跟他狠狠打了一架,哭闹着要跟他离婚。

  “离就离专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伺候皇太后的日子,我也过够了!”罗二破罐破摔。

  罗二妈面对小凤,把责任全部揽在身上,怪自己没有教育好儿子,让她受苦了;面对儿子,她也不包庇,狠狠锤他脑袋骂:“你个呆子,离了小凤,你能再找到个这么好的老婆,我出门能被飞机撞死!”

  在罗二妈的尽力劝和下,小凤收起要离婚的心,病恹恹地躺了一个月。

  这时,村里的拆迁消息被确定。那两亩生态养殖塘,因为莲藕未到收成,鱼苗也刚投不久,折合损失和土地一起,赔款高达40多万,加上其他田地的征用款,罗二拿到了这辈子从未见过的一笔巨款。

  正不知道该怎么高兴,小凤发现自己怀上了二胎。简直是喜从天降,罗二妈买了一挂长鞭炮吊在门口的杨桃树上噼里啪啦烧了半个小时。

  5、

  为了让小凤好好安胎,朵朵发脾气哭闹时,罗二妈赶紧让罗二抱她到门外去哄;爱抽水烟筒的罗二爹,怕烟味熏着小凤,实在上瘾才搬张小凳躲到屋外去抽几口;超市的生意,罗二妈也全力照顾下来。

  罗二先前结交的那帮“兄弟”,得知他手里有笔巨款后,开始窜掇他入股做生意。

  闲了一段时间的罗二,瞒着小凤,拿10万元与人合伙开了家美容美发屋。

  都说狗改不了吃屎猫戒不了偷腥,男人出轨只有零次和一万次。对罗二有了防备心的小凤,挺着大肚子在美发屋的包间内将赤身裸体的罗二和一洗头妹堵在按摩床上。

  那场抓奸的激烈打斗,让小凤肚子里的果果当场不保!

  小凤身心具损,再不是高情商的婆婆和罗二的忏悔能医治的。她长期抑郁,月事不调,妇科反复发病,有时腰痛得要扶着墙走路,脸颊粉扑扑的红晕也被密密一层褐色斑点取而代之。

  几年下来,小凤为了治病,不知道花了多少钱,肚子,却再不能如愿鼓起来。

  罗二的耐心和歉意也用完了,他抛下小凤,夜夜笙歌,和外面的“兄弟”喝酒,日日醉到天亮才归。

  罗二妈提醒罗二,那些都是害他之人,让他远离。

  罗二不屑,当着小凤的面挑衅:“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人只会扔了旧衣服,哪会自断手足?”

  心灰意冷的小凤,懒得再吵,只想远远逃离这个伤心地。

  她联系了在深圳开工厂的堂妹后,在黑暗里搂着朵朵说:“妈妈要去小姨工厂上班了,你先在家好好念书,等妈妈赚够钱了,就接你去深圳上学。”

  已经明白事理的朵朵,把小脑袋靠在妈妈胸前,哽咽着挽留:“妈妈,你在家附近上班不好吗,我想天天见到你呀,奶奶也想天天见到你。”

  提到小孩口吐白沫是什么原因?疼她如亲生母亲的罗二妈,小凤一阵难过。她把朵朵放在家里,就是希望这个自己喊了11年妈妈的老妇人,用点时间来承认,她此生跟罗二的夫妻缘份,已经尽了。

  她再次搂紧朵朵说:“妈妈也想天天见到朵朵,妈妈很快就会回来接你,很快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

  6、

  天天在一起,这话语犹然在耳,岂料转眼已是阴阳两隔。

  几年过去了,小凤只要闭上眼睛,那个特别寒冷的冬天就会浮到面前:

  那天,堂妹从制衣车间把一脸懵然的她叫回员工宿舍,手脚哆嗦着帮她收拾好行李,拉着她坐上回家的动车。

  车上,堂妹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觉得荒唐可笑:“朵朵走了,她洗澡,奶奶瞌睡醒了发现她还在卫生间里,在门外喊她不见她答应,撞开门,看到她靠墙边坐在地上,手里攥着的衫子还没有穿上,120的医护人员赶到,说孩子煤气中毒发现得太迟了……”

  怎么可能,昨晚她还跟朵朵通了电话的,朵朵让她过年回来时记得给奶奶买件羽绒服,奶奶老了,总说冷得骨头痛。

  她踏进家门,看到裹在白布里的果果那张白得透明的小脸,撕心裂肺喊了一声就晕了过去……

  待她醒来,已经躺在娘家,为防不测,两个嫂子和几个堂姐堂妹轮流守着她。

  罗二悔悟,他终于发现,老婆如衣服,孩子就是那扣子,扣子没了,衣服任他再怎么用力拉紧,也穿不稳穿不暖了。

  经历了两度丧子之痛的小凤完全变了一个人,生活的热望全部被抽空,她看一切都是淡淡的,无所谓的,包括生死。

  家人陪了她一段时间,见她没有什么异常,便忐忑着松开了绷着的心弦。

  小凤和罗二办理离婚手续,是杨桃成熟的季节,罗二妈哭:“闺女哇,家里这杨桃就是为你长的呀,你有空要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太婆!”

  从民政局出来,罗二要开车送她,她不让,她要一个人慢慢走回去,打算用身体的痛,来掩盖心里的伤。

  小凤没从罗二家里拿走一针一线,唯一提走了罗二妈给她精心挑选的一大袋子杨桃。

  她提着杨桃走了很远,手无比酸累的时候,突然想把杨桃送给路人。没想到给的几个路人皆摆手推辞:“这个小时候吃腻了,现在家里载有,都不爱吃,熟落地上烂掉。”

  她站在阳光下,茫然间发现,原来她心里的宝贝,在他人眼中竟如此贱陋不堪。

  她走到路边的一个垃圾桶前,稍微迟疑,手里猛一下用力,把整袋杨桃扔了进去……

  商务合作(注明来意)

  倾诉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stkxd.com  臣闻之胡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