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闻之胡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醉排骨 > 正文内容

[海外故事] 悲情替杀

来源:臣闻之胡网   时间: 2021-10-06

  1。天降横祸
  
  比特是橡胶厂的一名工人,他最大的梦想就是一家人能够团聚,父亲埃里森在他出生前就离开了家,多年来一直没有音讯。今天是母亲生日,比特一早就向上帝祈祷父亲今天会出现。
  
  比特下了班正准备回家,安德鲁突然打来电话说,让他去一趟纺织厂。比特问他有什么事,安德鲁冷冷地说:“不要多问,你赶紧来一趟就是了!”
  
  安德鲁是比特妻子玛丽莎所在纺织厂的老板,他在这个小镇上为所欲为,简直是个土霸王。元旦前夕,安德鲁找借口把玛丽莎骗进办公室,对玛丽莎动手动脚。玛丽莎吓坏了,情急之下,抄起桌上的酒瓶就砸在了安德鲁身上。玛丽莎知道安德鲁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当天下午就提出辞职。可安德鲁坚决不允许,并恐吓说,如果玛丽莎辞职,他就杀死比特一家。玛丽莎这才忍辱负重,继续在纺织厂工作。
  
  想到这些,比特心中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他不敢耽搁,骑上脚踏车飞快地向纺织厂赶去。
  
  来到纺织厂,比特看见几名工人抬着一付担架走过来,他们表情严肃,没有一丝笑容。比特上前一看,不禁顿时呆住,担架上那个全身是血的女人竟是玛丽莎!
  
  “玛丽莎,你怎么了?”比特扑过去大喊起来。玛丽莎眼眶中噙满了泪水,像是有话说,可张了张嘴巴,就因疼痛昏了过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比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要找安德鲁问清楚。一位抬担架的工人将他拦住了:“比特,接受现实吧。玛丽莎之所以受伤,是因为在老板安德鲁办公室谈工作时失足坠楼造成的。”
  
  “绝不可能!”比特看着工人那躲避的眼神,就知道他是受人安排故意在撒谎。安德鲁的办公室比特曾经去过,高大的玻璃窗离地面足有一米多高,失足坠楼这个荒唐的说法纯属编造!
  
  比特冲到安德鲁的办公楼下,却被几个黑大汉拦住。他们手拎警棍,目露凶光,看那表情,就像是如果比特敢硬闯,他们就会把警棍砸在他的头上。这些人比特认识,他们是安德鲁雇佣的打手,曾经有人找安德鲁的麻烦,最终被这些人活活打死了。安德鲁后台很硬,就算市长也给他几分面济南海文癫痫病医院子,所以在此地,就算安德鲁再怎么猖狂,也无人能把他怎么样。
  
  比特不能与他们硬碰硬,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玛丽莎送去医院治疗,然后再弄清玛丽莎坠楼之谜。
  
  去往医院的途中,比特不住地呼唤着玛丽莎的名字。玛丽莎似乎听到了丈夫真诚的呼唤,渐渐睁开了眼睛,颤抖的手抚摸着比特的脸颊。比特问:“亲爱的,是不是因为安德鲁欲对你图谋不轨,你被逼无奈才选择跳楼的?”玛丽莎听后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微弱地说:“比特,你千万不要为我报仇,我们是斗不过安德鲁的……”说完此,她永远闭上了眼睛。
  
  2。为爱行刺
  
  玛丽莎虽不是被安德鲁直接杀害,可却是因他而死。以后的几天,比特去警局多次,却都被以“证据不充分”为由赶出来。多么荒唐的社会,多么荒唐的警局!难道无权无势的穷人就要任人宰割吗?
  
  窗外狂风呼啸,比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玛丽莎那悲惨可怜的身影。身为男人若不能为爱妻报仇,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比特咬牙发誓,—定要杀死安德鲁为爱妻报仇。
  
  这天,比特有了重大发现:安德鲁自己驾车离开纺织厂,径直向西南方向驶去。一打听才知道,安德鲁的老婆回了当大官的岳父家,安德鲁趁此机会去找情人罗莉快活。罗莉家中喂养了多只大型犬,除了安德鲁和罗莉,谁进了院子都会引起它们的狂吠和追咬。比特不敢冒然进去,他决定晚上来行刺。
  
  天渐渐黑了下来,为了壮胆子,比特走进了老汤姆酒家。酒家老板老汤姆60多岁,独自一人生活,他像个和蔼的父亲,对比特及家人十分照顾。比特也拿他像亲人,一有烦心事就会找他聊聊。老汤姆从不厌烦,每次都耐着性子跟比特讲解人生,为他驱逐烦恼。
  
  老汤姆给比特拿来他爱喝的威士忌后,问比特为什么还不睡?面对慈祥的老人,比特差点脱口而山,但他随即改口说:“天太热了,睡不着,所以过来和您坐坐,顺便喝两杯。”
  
  等到凌晨时候,比特起身离开,直奔罗莉的别墅。比特在大门外看到,别墅里的灯都熄了,于是把带有昏睡剂的肉骨头悄悄丢进了别墅里。就在比癫痫容易治疗么特等着猎犬昏倒时,别墅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顷刻,别墅里的灯都亮起来,紧接着,传来安德鲁的叫骂声:“哪个混蛋活腻了,到这里来捣乱!”骂声过后,又传来了安德鲁的枪声……
  
  比特暗叫倒霉,只好取消计划。安德鲁得罪了不少人,人们不能将他告倒,就有人在夜里放鞭炮报复他,让他睡不安稳。
  
  比特见老汤姆酒家还亮着灯,就走进去,他烦闷地把要刺杀安德鲁的事情告诉了老汤姆。老汤姆劝他说不要莽撞,就算是侥幸得手,安德鲁的死定会被他的家族追究,到那时比特肯定会排在重要嫌疑人的行列。
  
  比特却紧握着拳头说:“只要能为玛丽莎报仇,我就算死了也心甘!”
  
  3。离奇遭遇
  
  几天后,比特发现安德鲁再次只身去了情人罗莉那里,而别墅里的狗因比特偷偷下了泻药,在一天前被送去了宠物医院。
  
  比特走在去往别墅的小树林里,他的背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比特走得快,那人便走得快,比特停下,那人便停下。比特猛回过头来,看到身后竟站着一个脸上涂满油彩,身上画着奇形怪状符号的人。那人走过来,在比特眼前打了个响指,一团白色的雾气闪过,比特话没说出口,就昏了过去。
  
  比特醒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石洞中。这时,那个脸上涂满油彩的人走了过来。
  
  “你是谁?”比特有些不安,他忽然灵机一动,问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幽灵杀手法拉提?”那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比特居住的小镇南面的阿勒山方圆百里,传说大山中居住着一位叫法拉提的杀手,他会一种叫“幽灵咒”的法术。这种咒语施在人身上,人会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死去,身上也会出现“幽灵索命”这样的字迹。前几年,横行霸道的猎手马肯离奇死亡,有人就在他的尸体上发现了“幽灵索命”的字样。
  
  比特想到这些,战战兢兢地问:“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
  
  法拉提笑笑说:“我年事已高,需要有人来继承我的衣钵。通过占卜得知,我的接班人是一个叫比特的年轻遗传性癫痫能不能治愈人,按照卦象,我在山下找到了你。可见到你后,我发现你目露凶光,含有很强的杀气,我一占卜,得知你是要去杀人,我若不再半途中将你弄来,你此行必然失败,然后会被对方一枪毙命。你有所不知的是,那人命硬,你永远都不会刺杀成功……”
  
  比特吓出一身冷汗,随即无比沮丧。可当他看到法拉提衣服上那奇形怪状的符号时,他突然跪了下去:“法拉提,只要你能用法术替我报仇,我愿意做你的弟子,无论有多苦多难,我都不反悔!”
  
  法拉提见比特目光坚定,就说:“好吧,既然如此,我答应你。”
  
  比特按照法拉提的要求,把母亲接来山上,每天的生活除了种花种菜就是读圣经。比特想要学习法术,法拉提却不教,说只有比特心静如水的时候才可以学习,否则将会走火入魔。
  
  4。最后的爱
  
  多天过去,经不住比特的反复纠缠,法拉提终于作了法。法拉提说,一周之内,安德鲁就会毫无征兆地死去。说完他下山买来了很多食物。
  
  法拉提再次下山后,一连几天过去却始终不见他回来。比特等得心急如焚,却迟迟等不到安德鲁死去的消息,比特打算下山,可法拉提下山之前多次叮嘱,在他未允许的情况下比特绝不能下山。没办法,比特只能忍受着这种心灵的煎熬。
  
  这天,比特正在锄草,满含热泪的妈妈阿依拉拄着拐杖突然神色慌张地跑了来。比特上前一看,妈妈手中竟拿着一个漂亮的小玉佛。比特问妈妈发生了什么?妈妈哽咽起来:“儿子,我终于知道了你爸爸的下落,‘法拉提’就是他假扮的!”听到此,比特惊呆了。
  
  妈妈说,她原是个孤儿,由于相貌出众,嫁入了豪门。可几年后丈夫惨遭意外去世了,本就不喜欢她的婆婆趁机将她赶出了家门。婆婆家的司机埃里森收留了她,并放弃不错的待遇和她结了婚。可婚后不久,埃里森酒后竟说出是他偷偷在车上做了手脚,才导致前夫死去。阿依拉惊呆了,回想和前夫的恩爱,她一气之下跑去警局报了案。不久,埃里森便成了一名通缉犯,20年中从未出现过。
  
  “这小玉佛是我曾经送给他的,绝对不会错的,而且,我现在可以确定一直照顾黑龙江哪里治癫痫病我们母子的老汤姆也是他假扮的!”妈妈语气坚定地说。
  
  “难怪他们的身形如此相像。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比特一直梦想和父亲团聚,没想到父亲就在自己的身边。他顾不得许多,带着母亲就下了山。
  
  他们来到老汤姆酒家,发现店门紧锁,而店外设了警戒线,从窗子里向内望去里面满地狼藉。就在这时,围观的人告诉他,老汤姆在安德鲁的红酒中偷偷放入了剧毒,安德鲁当场身亡,老汤姆被安德鲁的打手打成重伤送去了医院。
  
  听到这个消息,比特差点昏过去。他忙赶去医院,来到病房门口,警察将比特拦了下来。病床上的老汤姆听到了比特的声音,呼喊起来;“让他进来,否则我就咬舌自尽!”警察没办法只好放行。
  
  房间里现在只剩下了老汤姆、比特和阿依拉。老汤姆看着比特手中的小玉佛,似乎一切都明白了,在比特问他是不是自己的父亲时,老汤姆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就是你父亲埃里森。”
  
  埃里森说,他多年前逃出家门躲藏了起来,为了躲过警方的通缉,他做了整容手术。阿依拉举报他后,他非常生气,后来气消了,心中生出了无尽的愧疚和牵挂。他化名老汤姆偷偷回了老家,开了那间酒家来照顾比特和妻子,但始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一是怕妻子揭发自己;二是他没有脸面对妻子和儿子。说到此处,埃里森早已泪流满面。
  
  “我曾经多次怀疑你就是埃里森,可你一直不承认,即便如此,我也深信不疑。因为你的一颦一笑与他太像了,其实我早已经原谅你了……”阿依拉缓缓地说。
  
  埃里森握着比特和妻子的手说:“我自私的爱,使得阿依拉失去了富有的生活和美满的婚姻,这一辈子我对不起你们,只能下辈子偿还了。比特深爱着玛丽莎,为了报仇一定会选择冒险,为了比特的安全,我只能先是用鞭炮破坏他的计划,而后再假扮幽灵杀手阻止他。安德鲁害人不少,死有余辜,如果不杀死他,他就会祸害更多的人。能够替比特杀死他,这算是我活在世间对你们母子最后的爱吧……”
  
  比特此刻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就在他要喊一声“爸爸”时,却发现埃里森永远闭上了眼睛——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stkxd.com  臣闻之胡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